央视新闻频道《新闻会客厅》:卧底枪手替考记

新闻会客厅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提到“卧底”您会想到什么呢?《无间道1》、《无间道2》?不,今天我们换了编剧,在真实的生活之中,真实的情况发生了

记者:但是最开始是什么因素让你一下觉得一个记者的敏感被调动起来,这里可能有料,我要去试试?

A:是我的一位老乡,他打电话给我,因为这位老乡现在是在广东一所大学在读的大四的学生,他当时向我推荐一个发财赚钱的机会。

记者:另外你去年才刚刚大学毕业,离开校园一年多的时间,是不是原来在大学校园也听到枪手的说法?

A:对,那时候校园的那些海报里边,公报里边经常可以看到,在四六级考试中间有人找代考枪手。

记者:开个玩笑。你的老乡给你打了这么一个电话,并且他不知道你是记者。然后你是怎么答应他的?然后才可以跟猎头见面?

A:当时我接到这个电话之后,我首先是敏感,第一直觉告诉我里面有事,跟猎头第一次见面之后,她跟我首先说考试的性质是参加全国成人高考,全国成人高考跟普通高考一样,是全国性一级考试。在这么高规格的考试中间,由枪手来作弊这个事情,当时给我感觉是非常严重。

A:对。跟她见面之前,其实我肯定比猎头紧张,因为我想,猎头给我的感觉应该就是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经验老道,必须要做好一番准备才能够赢得她的信任。当时我记得我当时还为自己编了一段履历,去年大学毕业,然后在广州淘金的一个落魄青年,然后跟她见面之前,我把当时身上买的,当时还是挺贵的一个2800的手机收了起来,过年的时候买过一双400块钱的“苹果”皮鞋也把它换掉,换成一双很破的鞋,整个一个落魄青年的形象出现在她的面前。

记者:猎头是什么样?枪手可能是替别人代考的,但是总要有一个又一个的组织者,在这里所指的猎头其实就是枪手的组织者,猎头什么样,青面獠牙还是像犯罪嫌疑人的样子?

A:一个非常好看的小姑娘。当时我见她之前我不知道,甚至连她的性别我都不知道,年龄更不知道,当她第一次出现在肯德基门口的时候。

A:对。当时说老实话,我的心里一动,跟我的想象完全不同。身材在广州那边来讲很娇小玲珑的女孩,皮肤很白皙,说话的声音非常轻柔,这么样一个,给人感觉非常好的女孩。

A:没有。那次我跟她谈,聊了之后,聊完一段时间,过程中间,她给我的感觉算是这样,但是通过谈话内容,我还是能够明白我是一个记者,她是一个受金钱欲望支配的一个猎头。

记者:你一定会展现出这个事情会不会有风险,她一定会也跟你解释,这个事情不会特别伤及你,她是怎么解释的?

A:她是说,她让我放宽心,因为她不是一个人在支持我们,她是说有一条龙,从证件,从身份证,说你放心好了,这个身份证绝对不是我们在街边随意找的人造的,这个身份证绝对是货真价实、真才实料的东西,你尽管放心。而且她说报名的时候采指纹,指纹到时候我会带你们去报名,采的指纹是你们自己的,所以说大可不必担心。

A:报酬其实并不是我主动提出来的,是她,等于说刚开始坐下来交谈之后,没几分钟她就直奔主题,就说报酬的问题。报酬的问题她就是说,一般的代考的枪手报酬是1800,但是这个数字是不固定的,你所代考的人的年龄越大,她给你的报酬越高,最多的可以达到3000。记者:就是说年龄差距大,风险可能就大,跟这个是有关的报酬?

记者:1月18号,就在肯德基跟猎头第一次见面,她是忐忑不安吗,还是光明正大地在跟你们谈?

A:非常光明正大,因为你要知道肯德基是一个工种场合,当时非常喧哗,她坐下来之后,她说话的声音非常大,而且在说话的时候,几个敏感的字眼,比如说枪手反复提到,当时反而倒是我心怀鬼胎,因为我想旁边四处都是人嘛,我怕这么敏感的一个词语出现在她的嘴里边,我倒反而有些忐忑不安,但是她非常镇静,就像谈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样。

记者:你当时那次谈话有没有感觉到,她仅仅是想找几个枪手替几个人代考呢,还是有可能这个数字比人们想象的会大?

A:这些干部们现在年龄大概30多岁,正是需要评职称的时候,而这些人普遍的学历都很低,有的甚至大专都没有,没有这个本科,没有高一层学历的话没办法评职称,没办法评职称的话就要被末位淘汰。

A:被替考者出,每个被替考者都交给猎头2000到3000块钱不等,这些钱都花在我们这些枪手身上。

A:是呀,她是这样跟我解释的,他们来做这个事情并不是赚中间的差价,而是她这些领导办成这件事之后,领导欠他们一个人情,甚至是一个把柄捏在他们手里边,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在以后做一个大工程的时候,领导签一个字,这个工程就会给他们做,这样他们赚的钱是很难想象的。

记者:主要的用意在这儿,你当时是很爽快地答应了,还是说我考虑几天,然后回头我再给你答复?

A:我很爽快答应了,因为我给她的印象就是一个很需要钱的,在广州非常需要钱的一个年轻人的形象。

A:猎头那儿,她连问我姓什么都没有问,我告诉她我叫小飞,她每次也称呼我叫小飞。

记者:那我们一起来看一下这方面的情况。你第一次见面跟她是1月份的时候,今年1月份的时候跟她在肯德基见面。报名是……

A:当时我们是在她的电话一路的指引之下找到报名点,那天报名的时候交到我们手里有两份东西,一份是她造好的假身份证的复印件,因为是专升本考试,她就拿着一份肯定是假的专科毕业证书的复印书,因为那个复印件上的招聘就是我们,而名字所有都是别人的。

记者:不仅要制造一个新的身份证,因为是专升本,所以得把你大专毕业的证书也制造得维妙维肖?

A:对。她说你放心,这个身份证不是随意街头上那种小广告,牛皮癣贴的广告,我们不是找那样的人去做,是有专业人士来做这个身份证。

记者:好了,你拿着这个东西去报名,报名点的老师拿到这份资料没觉得任何不妥吗?

A:我也觉得怀疑,但事实上就是没有觉得不妥,很顺利,就像一般的报名一样,就像拿着我们自己的身份证去报名一样,其实明眼人看出一个40岁的人和25岁人之间的差距。后来报完名出了门之后,猎头就跟我讲,说这次监考老师都是由他们负责招待很多次。

记者:否则的话,比如你要今天跟我说我40岁,那我肯定会笑,我说你蛮有幽默感的,完全不可能。那你注意到了,不光你报名,是否其他报名人中开始陆续也有很多跟你同等身份的,你一定会观察到这一点?

A:对,很多。那一天报名的时候,大厅里乱糟糟的,很多人来人往,但是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年龄都是跟我相仿的。

A:我当时的心情非常非常复杂,因为我觉得,特别是成功了采集了手纹的那一刻,我觉得那个滋味非常地不好受,后来第二天我在媒体读到这样一条信息,就是说今年湖北省成人高考为了风杀枪手,首次采取采集指纹的方式,绝对的讽刺,莫大的讽刺。

记者:其实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因为你是记者,你也知道你自己要干什么,但是是不是也要认真地准备替人家考试,也得复习呢?

A:没有,我一天书都没有看。因为我知道我明白我的使命是什么。不是替她考试,而是把这件事捅出来,去破坏她的考试。

A:国庆节之后,她告诉我们,考试日期出来了,是定在今年的11月15、16两天,这个时候她就发出了再次见面,让我们再次跟她见面。她给我们看了造好的假身份证和准考证。记者:这时候你就更直观地知道它的质量怎么样?

A:她说是专业人士,非常专业的人士,我问她是什么样的专业人士,她笑而不答。记者:都看不出来?

A:看不出来。同时,这一次除了身份证之外,她透露了这次去考试的人数将近300人。记者:将近300人,要替300人去考试。

A:有,那是第五次见面,当时有一个,也是这个猎头带的一名枪手,是个女孩,当时因为要参加15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招聘会她要参加,当时她就提出不干了,不去了,不去考试了。当时猎头接到这个电话之后就哭了。

在电话里面哭,非常急,把它急哭了。然后她就紧急安排了那天下午再见面记者:她主要说什么呢?在这第五次见面,哭过之后?

A:见她就是说,当时见面她的中心意思就是说做人要有诚信。你答应了别人的事情你就要做。她说你看看那些现在功成名就的人,他们都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诚信。当时还举了一个例子跟我们讲,就是说柳传志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谈他的经历的时候,她举了这个例子,你看这些功成名就的人,哪个不是言出必行的人。

A:她的这种说法让我感到真的目瞪口呆。因为我之前的感觉就是说,做这种事情,她的道德应该是比一般人应该是缺乏这种道德感的,但是现在她却用这种传统的道德观来教育我们来做这种不道德的事情,让我目瞪口呆。

记者:另外一点我很,到了现场之后,第二天他们就要考试了,他们也很紧张,万一这帮人考试经验不足,临时出点什么差子等等,会不会战前磨磨枪,给你们辅导辅导,讲讲什么?

A:有,当天到的14号下午,她找了一个师兄,而且还有一个称呼就是金牌枪手,她说这个金牌枪手的含义就是专门给领导专门御用考试的枪手。

A:替考的经验,说在考场上你要注意什么,不要担心,不要慌,你们现在手里所持的的身份证是国内最高级别制造出来的,你们不用担心的,而且有一点也是非常讽刺,他告诉我们说,你们来考试是在做好事,是在帮别人做好事。这些人,你们所替考的人现在都在工作,工作很忙,没有时间看书,你们现在帮他们考试了,人家过了,你们拿到钱了,这对大家都很好,你们在做好事情。

A:非常容易,我记得给我的印象非常深,他验我的时候,我的心里在怦怦跳,万一要查出来怎么办,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他只拿起了我的身份证,拿起来之后,我觉得那个时间最多不到两秒钟,扔到我的桌子上,检查下一位考生。

记者:走了个过场,根本就没有回头,不像机场比如说过关的时候人家拿着身份证要看,是这样的,他没有这个过程。

记者:但是会不会有的替考的人不会答,会出现考场纪律发生变化,比如说打小抄等等情况?A:那个非常普遍,当时在正式考试之前监考老师说必须把手机关掉,如果发现没有关的,我要现场降分。但实际是什么?整个考试过程中间,手机的短信声、手机的铃声偶尔都可以听得到。

A:我试探了一下。考场外边有人给我发进来短信心,答案的短信息,我非常成功地从我的口袋里拿出来看。

记者:第一科考完了,政治,然后中午出来的时候,比如说猎头等等有没有跟你们见个面,鼓励鼓励?

A:猎头没有跟我见面,但是她发了饭钱给我们嘛,然后让我们自己安排。然后出了考场之后,跟其他考生有过交流。大家谈考得怎么样之类的那些话。然后有一些考生就开始着手,有几个考生认识了我,不在同一考场,但都是从广东过来,他可能感觉我考试貌似是比较好,然后就约定了下午由我来传答案给他们。

A:还有一个很好玩的事情就是,因为我这两门全是提前出了考场。那些学校操场花坛上,全是往里边在打手机,在报答案,给里边往考场打手机的人,声音非常大。有一个非常好玩的事情就是,有一个人在考场外边打电话,打完电话开始抱怨,说那个人怎么占线,说明同时有另外一个人在用手机给他发答案。

A:当时我们其他六名同事的采访小组是住在另外一个酒店,当我第一天15号上午和下午考完试之后,晚上就去了他们的驻地,当时带队的是一位副总编郑总,跟他原原本本说了。他们做的是外围工作,主要是搜集证据,那一天决定晚上报警,向当地派出所。记者:这时候你还没露底是吧?

A:是,很有戏剧性,那天晚上我去了他们酒店,我开始写稿,就是把这两天火车上整理出来,大概是晚上12点的时候,也很虚惊一场,我们的郑总推门进来,声音很大,说你怎么还在这里,说那边公安那边已经开始动手抓你了,你怎么还在这里,赶紧到位,我立即合上笔记本电脑,打上车,落荒而逃到了酒店,等着被抓去。

A:那种感觉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等着被抓,虽然我知道警察知道我的身份,因为我的同事跟他说,这里有我们的同事,卧底记者,但是毕竟是人民警察呀,穿着制服出现在面前,你要被他带走的,心里还是发毛,电视不敢看,澡也不敢洗,我是怕万一正洗着洗着。记者:正洗着澡就进来了。

A:然后躺着迷迷胡胡,想过去之后肯定没的睡觉了,就迷迷胡胡想睡一会儿的时候,门响了。

A:对,当时警察把我们的身份证和准考证收了,收了之后带我们下楼,猎头向我凑过来,他这样从背后塞了一张纸条给我,上个枝条后来我看了,上面写着,字迹非常潦草,从纸上撕了一小片,非常潦草,不要说有其他枪手的事,不要说有这个公司,有中介在这里边,你们没事的,不会通知你们学校的。

记者:这个时候有没有一种心情,因为陆续见了几次面了,大家其实从某种角度也熟了,其他的人也一起坐火车过来了,但突然一揭底,其实阵营从此泾渭分明了,你是卧底者,而他们将面对警察,面对法律?

A:那个时候,我记得这种情况,我记得当时是11点,都是在派出所里,猎头的老板,当时他也是被抓,几个人都是在一个大的会议室,这个老板接到他们内部传来的消息说有记者卧底,那个环节我记得非常清楚,他把这个事情告诉这几个枪手和猎头之后,那几个人所有的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我。那个时候给我的感觉,抛去他们所作所为,但是那个时候我的感觉就是说,一切原本,那时候他再也不相信我了,给我的感觉这两天原本跟我混得很熟的人,突然在那一瞬间把你给抛弃了,不管他是做恶还是什么,那时候作为一个人来讲,还是感觉很不好受的滋味。

A:沉默了,泾渭非常分明,他们坐在会议室桌子前一排,我一个人坐在靠窗,一个人坐在那儿。

A:下午四点,下午四点我从派出所走了出来,回到了我们采访小组的饭店里,那个时候。记者:这叫重新见阳光了。

A:湖北那边考试院的相关领导答复我们,是正在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调查是否有存在内外勾结的这种现象,这种事情的发生。警方也是已经把所掌握的,湖北警方已经把所掌握的证据转交给了广东公安厅。

记者:你肯定会问过这样的问题,也许没有答案,那些被替考者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呢?A:我被替考的那个人,他主动向单位坦白了现在。

A:单位给他一些处分吧,就是这样。目前因为像那个人,单位已经做出了这种表态,给他处分。

A:不是孤立的。像这一次,像我所接触到,完全它本质就是一个金钱跟权力相勾结。他绝对不是猎头一个人在单兵作战,他是最底层的一环,他上边有无数的人在上面支持着他做这件事情。

A:这句话是我这一次,通过这次采访得出来的。真实只是我们所了解相对的真实,了解到比如他的准考证,他的身份证是什么样子的,我看到了,是假证,很真实地摆在我面前。

A:很真的假证摆在我面前,但是他背后的底线是什么?它是通过某厅,湖北省某廷来制作,能够影响到身份证制作的这么一个厅来制作的货真价实的一个身份证,为此他们还送了一辆29万军用别可轿车给他们。

记者:另一方面其实我也特别你,就像这个节目一开始做之前的时候我就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更多的,比如说戴个墨镜,或者说加一个毛玻璃,但是你不同意。

A:这个我觉得特别是能够站在这里,我能够很面对面地,其实他们可能此时此刻他们就在镜头,在电视机面前,但是我可以很坦然地面对他们。

记者:但是你有没有这种,我毕竟在广州生活,猎头也都在这个城市里,也许某一天我们同时看中了一样商品,然后我伸过手去的时候,另外一只手伸过来的时候,我一抬头可能就是猎头。

记者:你已经把电影里戏剧化的情节已经想象成有可能是真的,所以我估计那段日子里,隔一段日子就会想到这件事。

记者:有没有觉得这10个多月特殊的经历一下让自己长大了,可能是你的师哥两三年才能学会的东西。

A:有,非常有,这个事情采访完,结束之后,我打了一个电话给我女朋友,我说我现在有勇气结婚了,我有勇气承担我们两个人了。

记者“枪手”对话:做“枪手”最怕被人知道(2003/11/19 11:06)

“枪手”替考被抓续闻:警方查出五雇主身份(2003/11/19 10:47)

记者卧底成人高考枪手集团 全程目击舞弊过程(2003/11/18 11:34)

武汉成考出现舞弊案 数百人有组织跨省当“枪手”(图)(2003/11/18 07:24)

Related Post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